首页 > 北京赛车计划q484374

北京赛车计划q484374

原标题:*st信威复牌:股东套现300亿 15万股民吃18个跌停

来源:啄木鸟财经

停牌长达31个月的*ST信威于2019年7月12日正式复牌交易,有基金公司给出最低5.65元每股、最高18个跌停的估值。公司427亿元的停牌前市值,比起曾经高达2000亿的市值,*st信威接下来的关灯吃面行情,会让被关近千日的投资者痛不欲生。

*ST信威董事长兼总裁职务由法人王靖担任,其个人持股市值曾于2015年6月3日持股市值高达687亿元。根据2016年9月《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在中国,身家超过10亿美元的富豪多达430人,这其中就包括王靖。

有着“运河狂人“之称的北京商人王靖,在2015年胡润百富榜上以480亿元身家排名第21位。王靖曾以宏大项目震惊世界:在克里米亚投资深水港,在尼加拉瓜挖运河……但王靖却自称是“普通人“。

公司发展初期,在王靖的掌舵下,信威集团市值曾经突破2000亿元,并一度被纳入MSCI中国A股指数。然而,这一切转眼飘散如烟。随着2016年底被曝出严重债务危机后,公司股价急转直下,并紧急宣告停牌。

值得注意的是,停牌前,*ST信威报收14.60元/股,总市值为426.6亿元。截至2019年3月31日,*ST信威股东人数达15.54万户,其中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数达5328万股,占其总股本的2.94%,社保基金、财通基金等知名机构也位列前十大流通股东。

离奇的是,于2015年9月10日解禁的39家个人及机构股东中,如今只剩下北京华赛大有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信达澳银基金、天兆欣(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仍然坚定持股,大唐电信科技产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电信控股)减持1.06亿股,其他35家股东毫不恋战悉数离场。

35家股东曾套现近300亿离场

啄木鸟财经(ft-news)统计,2015年9月10日,*ST信威曾一次性解禁39家股东共14.93亿股,按照2015年9月10日的开盘价计算,当时的解禁市值高达485.6729亿元。自解禁日开始,解禁后20日涨跌幅-36.83%。

2018年四季报显示,仍有62只基金持有信威集团2095.25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0.72%,其中6只为主动权益类基金。对比2016年四季报来看,信威集团共被72只基金减持近2000万股。

2018年三季报显示,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还有一项基金资管计划,两家私募基金、大唐电信控股、一家社保110组合和证金公司。据了解,除社保110组合和证金公司之外,其他几个股东均为2014年9月13日信威集团借壳“中创信测”上市之际参与的定增项目。但在限售股解禁后,这几家公司,除了大唐电信控股减持1.06亿股之外,并未对其定增项目进行减持操作,受信威集团停牌影响,造成大额浮亏。

截至今年7月12日为止,目前仅有2.26亿股未减持,即实际已经有12.67亿股悉数减持。假如上述5家知道*ST信威有今日这样的结局,恐怕肠子都悔青了,当时若减持至少能套现四五十亿市值。

其他35家股东则毫不恋战。自2015年9月10日开始,*ST信威开盘价格32.53元,跌至2015年9月18日最低的16.70元,再反弹至2016年1月11日的最高28.98元,假设这35家股东基本上都在这个区间段减持,其减持的市值也介于211亿元—367亿元之间。

不过,这些股东们的财富绝大部分来自于突击入股。

北京信威自1995年成立以来,通过7次增资和11次股权转让,成就了2014年的巨额资产。而自2010年之后的每次增资都不乏PE资本的身影,因此信威通信当时借壳上市的成功,成为PE资本的饕餮大宴。

在当年这场A股最大的借壳上市案例,以及PE退出的狂欢盛宴背后,信威通信共有的20家机构股东中,除了大唐控股参股较早以外,余下19家机构均为2011年年末至2013年新进入的机构股东。

PE大佬朱敏作为实际控制人的赛伯乐系旗下就多达5家PE现身信威通信的股东榜上,分别于2012年10月和2013年5月间进入。

其中,正赛联创投持股636.4904万股,占比0.32%;乐赛新能源作为山东省内唯一的新能源及节能环保创投引导基金,持信威通信286.3203万股,占比0.14%;赛伯乐创投于2013年1月投资2500万元给信威通信,持股265.1954万股,占比0.13%;此外,朱敏控制的卓创众银持股信威通信223.7590万股,占比0.11%;而赛伯乐公司的主要投资方向包括新能源、环保、金融、教育、医疗和高科技产业。赛伯乐公司持股信威通信196.6492万股,占比0.10%。赛伯乐系总持股1608.4143万股,按照2015年9月10日解禁日的价格区间,赛伯乐系将可以套现3亿-4亿元。

除了赛伯乐系以外,王舒平旗下也有3只PE参与了赛伯乐系的增资以及股权受让。2012年5月25日,王舒平控制的大正元致信以每股79.20元价格参与了信威通信的定向增发,共出资1.6亿元,获配股份202.0202万股,其所持股份已增至1697.2535万股,占比0.85%;此外,大正元致远和大正元致勤也分别持股939.8541万股和350万股,占比分别为0.47%和0.18%。其持股总额为2987.1076万股,按照2015年9月10日解禁日的价格区间,其套现5亿-8亿元。

有意思的是,在信威通信的自然人股东中,包括兴业全球副总经理杨卫东、中投证券投资银行部曾新胜在内的两位资本达人亦现身其中,分别持股105.02万股和159.1万股,占比分别为0.05%和0.08%。

2010年3月28日签署《关于北京信威的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由王靖协助博纳德投资融资1.308亿元,用于信威通信的增资扩股1.2亿股,增资价格为1.09元/股;博纳德投资同意将其持有北京信威8800万股以人民币1.09元/股的价格转让给王靖,而经过多轮PE融资之后,王靖持有信威通信的份额上升为7932万股,占持股比例为36.97%。

通过当年的重组,王靖将持有信威集团10.11亿股股份,占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34.58%,如今王靖仅持有*st信威8.57亿股,减少的股份绝大部分为2017年7月份,大股东王靖因业绩未完成对其他股东的补偿。

据了解,信威集团曾在借壳上市的时候签过一份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但公司2016年度的净利润未达到该补偿协议的要求。按照《补偿协议》规定,王靖及其一致行动人应对除重大资产重组股份认购方以外的其他股东进行补偿。此次公司补偿方共拿出1.81亿股无偿赠与受补偿方,受到了市场的广泛认可。如今看来,这1.81亿股的市值仍要大打折扣。

15万股民48家基金直面18个跌停

由于公司基本面遭遇重创,两年合计亏损超45亿元、海外项目停滞等等。有分析人士认为,信威集团在停牌期间还被剔除上证50成分股,复牌之后难免连续跌停,想卖都卖不了。

这也让15万股民的心悬着,其中包括大成、鹏华、长城在内的48家基金公司直接踩雷,甚至有基金公司给出18个跌停的估值。

基本面不佳,股价也出现同步反应。2015年6月5日,信威集团股价盘中创历史新高,为67.9元/股,随后开始下跌,截至2016年12月23日,报收14.59元/股,期间跌幅74.99%。

前十大股东中,中金公司直接持有信威集5328.11万股,持股占流通A股比例为1.82%;信达澳银基金通过信达澳银基金——光大银行——中航信托——天启 520 号中创信测定增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2015.77万股,占流通A股比例为0.69%;财通基金通过财通基金——招商银行——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持有1976.05万股,占流通A股比例为0.68%。

据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国寿安保沪深300ETF联接、鹏华弘利A、博时超大盘ETF联接、景顺长城中证TMT150ETF联接、华安上证180ETF联接、华安上证龙头ETF联接、长城核心优选、海富通上证非周期ETF联接、华夏MSCI中国A股国际通ETF联接A以及华宝中证银行ETF联接这11只产品均重仓了信威集团。

除上述提及的11只产品,还有银华中证等权重90、新华行业轮换配置A、东吴中证新兴产业等等。新华基金早在2019年2月14日公告表示,对信威集团按照5.76元/股进行估值,根据信威集团停牌前14.59元/股的价格,该公司得经历18个跌停板。

2016年12月26日,信威集团不仅停牌了股票,还停牌了债券,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进一步升级——“16信威01”违约。

截至2019年上半年,剔除货币基金,信达澳银纯债位居业绩排行榜倒数第一,收益率为-32.69%;东吴鼎利、东吴鼎元双债A、东吴鼎元双债C、东吴优信稳健A、东吴优信稳健C 2019年上半年亏损6.06%、4.6%、5.01%、3.17%、3.37%,均位于同类基金收益排名倒数位置。而上述这些基金均重仓了“16信威01”的债券。

截至2019年一季度,信达澳银纯债持有“16信威01”4.575万张,但估值已降至70.4元/张,公允价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为51.02%;基金份额也从2018年末的1726.16万份缩水至2019年一季度末的904.08万份。

一季报显示,东吴鼎利、东吴优信稳健债券、东吴鼎元持有“16信威01” 的公允价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分别为37.89%、11.67%、41.07%。其中,东吴优信稳健债券和东吴鼎元在一季度报中发布清盘预警公告,并已上报证监会。公司称,正在完善相关应对方案。

信威集团买方信贷模式失灵

为何那么多基金选择持仓信威集团,归根结底还是早期信威集团的盈利数据太好看了。

信威集团:2014年报净利润18.12亿 同比增长10.65%

信威集团:2015年报净利润19.01亿 同比增长4.89%

信威集团:2016年报净利润15.27亿 同比下降19.68%

根据信威集团年报披露,2015年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约35.34亿元,其中海外公网业务的营业收入为32.82亿元,占比高达93%。2014年海外公网业务的营收占比则高达96%。包括俄罗斯等项目的销售毛利率,甚至高达90%以上。

而根据买方信贷的合作方式,这些“海外买家“支付给信威集团的销售货款,主要是来自国家开发银行、建设银行等机构的贷款,并且由信威集团及其子公司为这些“海外买家“提供担保。

所谓“买方信贷”,即柬埔寨信威从银行获得了30亿的贷款作为支付北京信威的货款,北京信威再将收到的对应货款以存单的形式质押给贷款银行作为反担保。在这笔交易中,表面上北京信威拿到了30亿元的货款,营业收入增加了,但这些货款已经质押在银行作为柬埔寨信威贷款的担保,无法及时补充公司现金流。其他的海外客户,如俄罗斯客户、坦桑尼亚客户等,也大多采取这种交易结构。

这就使得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与增速高达数倍的营业收入严重相悖。例如:2017年三季度报显示,集团货币资金为101亿元,但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只有13亿元,这意味着集团有88亿元的现金并不具备流动性。实际上,公司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为-29亿元。

据网易财经报道,2011年,北京信威确认了柬埔寨信威9.92亿元收入,但销售回款却只有367万元。其财报称自己毛利率水平长期在77.28%至93.86%之间。特别是在“买方信贷”模式下,销售毛利率竟一度高达93.86%,五年一期平均毛利率达88.42%。苹果、华为在信威面前怕是都没脸见人。

所以,信威集团的“买方信贷”才被质疑——通过海外所谓的客户虚假交易套取信贷。而这样做可以推高信威的股价,然后王靖先生通过股权质押套现,再把钱转移到所谓海外客户账上,银行利息也就还上了。不仅还上了利息,利息就算10%,还1块利息等于可以从金融机构借10块钱。10倍的杠杆率,借的钱成为所谓营收,你说毛利看上去能不高吗?

曾给信威集团带来2000亿市值的买方信贷模式,也变成公司业绩的累赘。

在信威集团停牌的近三年时间里,公司基本面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信威集团实现营业收入30.88亿元,同比下滑13.6%,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14.89亿元,同比减少20.32%;2017年,信威集团经营状况出现断崖式下滑,营收仅为6.47亿元,大幅下降79.05%,扣非后归母净利为-17.79亿元;2018年,信威集团营收缩水至4.99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至27.93亿元。2017年、2018年两年合计45.72亿元。此外,信威集团因净利润连续两年为负值,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而被戴帽,股票简称变更为“*ST信威”。

2019年一季度,情况依旧不见好转,信威集团营收为0.49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2.07亿元。

运河狂人王靖如今消失在公众视野

公司业绩亏损至此,作为信威集团的董事长,王靖此时在哪里呢?

“运河狂人“北京商人王靖,在2015年胡润百富榜上以480亿元身家排名第21位。王靖的特殊之处,在于以一般民营企业家无法企及的宏大项目震惊世界:在克里米亚投资深水港,在尼加拉瓜挖运河……但王靖却自称是“普通人“。

2016年9月1日,美国特斯拉(Tesla)公司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旗下SpaceX公司的猎鹰9号火箭爆炸,则让王靖的又一次“大手笔“投资曝光。这位神秘中国富豪在卫星产业的“野心“被公之于众。

据网易财经报道,2016年,SpaceX炸毁的Amos6卫星,来自以色列通信卫星运营商Space Communication(TASE:SCC)。而在爆炸前一周,A股上市公司信威集团(600485.SH)刚刚披露,拟以2.85亿美元的交易对价收购SCC的100%股份。

相较早前引发全球关注的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有限公司,王靖的A股上市公司信威集团算是A股最大的借壳上市公司。

2013年12月,啄木鸟财经小编曾在信威集团有关部门的邀请下,先后造访过两次信威集团,这家公司大厦大厅迎面是“八荣八耻“等宣传语录,大会议室的背景墙上是“报效国家“巨幅字幕。而王靖的会客室,则放着红军领导人会师的油画。

彼时,公司相关人员向小编介绍说,公司很多业务面向军工企业。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信威集团的主营业务,则是国内企业少有的“全球化“。信威集团的年报显示,公司在柬埔寨、乌克兰、俄罗斯、坦桑尼亚、爱尔兰、巴拿马、尼加拉瓜等国开展的海外公网业务带来的销售收入,占到年总营收的90%以上。

这些为信威集团带来90%以上销售收入的海外合作伙伴,背后的控制者究竟是谁?对于机构和媒体的质疑,王靖本人以及信威集团从未披露过。

2013年12月,小编曾被该公司邀请去参加位于北京金融界的一个重大签约仪式。彼时,在乌克兰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ich)最近访华期间,商人王靖宣布了他的这项最新计划。乌克兰首都眼下正被抗议者围困,亚努科维奇急需从中国这里争取到贷款和基建投资。而雄心勃勃的尼加拉瓜运河建设计划背后的那位神秘的中国电信企业家王靖宣布,要斥资100亿美元在克里米亚半岛建设一座深水港。而这个项目最终于2014年5月份暂停。

王靖曾在多个场合下,强调自己是一名“普通人”,“父亲是普通工人,缠绵病榻11年,2010年去世,母亲已经退休,此外还有一个女儿”。对2010年以前的人生,他总结为“在香港学习金融投资,在柬埔寨开金矿”。

2014年,王靖宣称,信威集团研发四年之久的国内第一颗低轨通信卫星“灵巧通信试验卫星”已发射运行,并且完成了测试评审,这是首家参与航天卫星全产业链的民营企业。王靖当时对媒体表示,希望在2019年时能够发射32颗或更多的卫星。公司2016年半年报显示,目前投资在建的卫星项目为“尼星一号卫星”项目,总投资为25亿元。公司预计在投入运营后年净利润达到1.3亿元。

目前王靖至少还担任着天骄航空产业投资公司、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中国海外安保集团三家公司的董事长职务,并且是北京冠威体育文化交流有限责任公司等至少三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从经营业务范围来看,涵盖了投资、民营安保、基础建设、文化产业等多个行业。据说王靖旗下控股企业已超过200家。

然而,通过从大唐电信旗下低价收购北京信威,再以200多亿估值借壳中创信测实现上市,王靖当初的数亿投资在2015年达到了顶峰。2015年6月2日,信威股价达到历史高点67.98元,较借壳时的股价上涨5倍。王靖也跻身《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统计的全球前200名富豪之一,净资产102亿美元。

截至到2018年末,王靖持有*ST信威8.57亿股,而这部分股份已被100%质押。即便在当前的股价之下,王靖持股市值也在125亿元左右。

当前,信威集团前三大股东的质押率已超过95%,其中大股东王靖所持股份的质押率为100%,二股东蒋宁所持股份质押率为92.2%,三股东王勇萍所持股份质押率为73.2%。

信威集团于2016年12月26日开始停牌,而停牌的原因则是源于一则媒体报道——2016年12月23日,网易财经刊发的《信威集团惊天局:隐匿巨额债务,神秘人套现离场》报道。

自从信威集团停牌之后,媒体上关于王靖的新闻就此消失,除了2017年7月份信威集团发布公告称收购王靖和杜涛拥有的北京天骄航空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天骄航空”)的控股权或北京天骄旗下资产。

根据某券商2017年上半年研报,该公司实际控制人王靖投资天骄航空,深度布局发动机业务,公司公告即将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新业务有望注入公司,将给公司带来更多想象空间和发展潜力。但从目前2018年度业绩来看,公司要想重组成功还得先走出糟糕的营收和净利润直线下滑的困境。

而王靖再也没有在媒体前高调亮相,此次*st信威即将开盘之际,消失两年多的王靖是否会再次亮相,拭目以待!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